极端天气致我国粮食减产粮价飞涨 农民未受惠

  受干旱、严寒等极端天气影响,自去年下半年以来,国内粮价呈加速上涨态势。农历新年以来,农产品期货大幅走高,农业股票持续走强,国家近期也推出多项措施,扶持农民种粮。那么,如今农民的种粮积极性到底如何呢?本报记者分赴产粮大省湖南和河南进行调查。结果发现,尽管粮价上涨,但是农民收入并未水涨船高……

  粮食价格

  粮价涨幅不及居民收入涨幅

  国际粮价持续飙升,联合国粮农组织公布的粮食价格指数在连涨7月后,在今年1月高达231,超越2008年全球粮食危机期间的高点,创下历史新高,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警示称,存在爆发全球粮食危机的现实风险。

  在国内,9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,出台十项措施,提高稻谷的最低收购价,扶持粮食生产,10日又召开全国粮食生产电视电话会议,粮食安全问题备受关注。

 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,国内粮价呈加速上涨态势。根据商务部公布的市场检测数据,截至2月4日,全国小包装大米零售价格为5.34元/公斤,与去年8月6日的4.83元/公斤相比,半年时间里上涨了10.56%。与过去多年数据相比,明显呈现加速上涨的趋势。在2005年初,该数据报3.67元/公斤,此后一直保持缓慢上涨的态势,至今,在6年时间里,整体涨幅只有45%左右。

  面粉价格走势类似,截至2月4日,全国小包装面粉零售价格为4.8元/公斤,与去年8月6日的4.42元/公斤相比,半年时间涨幅为8.6%,而与2005年初的3.5元/公斤相比,整体涨幅仅37%。

  近期粮食价格加速上涨受多重因素影响,一方面,由于极端天气导致粮食减产的预期,推动了粮价的上涨;另一方面粮价上涨具有补涨的因素。在过去多年时间内,由于受国家调控的作用,粮价一直保持平稳慢涨的态势,粮价上涨明显低于居民收入上涨速度。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2004年,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422元,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936元;而至2010年,中国城镇居民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9109元,6年时间里涨幅为102.8%;中国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5919元,6年时间总体涨幅为101.6%,均远远高于粮价的涨幅。

  粮食价格

  粮价涨幅不及居民收入涨幅

  国际粮价持续飙升,联合国粮农组织公布的粮食价格指数在连涨7月后,在今年1月高达231,超越2008年全球粮食危机期间的高点,创下历史新高,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警示称,存在爆发全球粮食危机的现实风险。

  在国内,9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,出台十项措施,提高稻谷的最低收购价,扶持粮食生产,10日又召开全国粮食生产电视电话会议,粮食安全问题备受关注。

 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,国内粮价呈加速上涨态势。根据商务部公布的市场检测数据,截至2月4日,全国小包装大米零售价格为5.34元/公斤,与去年8月6日的4.83元/公斤相比,半年时间里上涨了10.56%。与过去多年数据相比,明显呈现加速上涨的趋势。在2005年初,该数据报3.67元/公斤,此后一直保持缓慢上涨的态势,至今,在6年时间里,整体涨幅只有45%左右。

  面粉价格走势类似,截至2月4日,全国小包装面粉零售价格为4.8元/公斤,与去年8月6日的4.42元/公斤相比,半年时间涨幅为8.6%,而与2005年初的3.5元/公斤相比,整体涨幅仅37%。

  近期粮食价格加速上涨受多重因素影响,一方面,由于极端天气导致粮食减产的预期,推动了粮价的上涨;另一方面粮价上涨具有补涨的因素。在过去多年时间内,由于受国家调控的作用,粮价一直保持平稳慢涨的态势,粮价上涨明显低于居民收入上涨速度。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2004年,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422元,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936元;而至2010年,中国城镇居民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9109元,6年时间里涨幅为102.8%;中国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5919元,6年时间总体涨幅为101.6%,均远远高于粮价的涨幅。

  种粮收入

  粮价涨不过工价

  湖南是产粮大省,大部分水稻田都散布在洞庭湖滨和长江的众多支流两岸。去年,尽管稻谷价格出现较大幅度的上涨,但是农民的收入并没有随之增长。李羽翔介绍称,以种一亩双季水稻为例,正常年份,除掉种子、灌溉和肥料等成本,一年收入(包括人工收入)大概可达800~1000元左右,但是今年,种一亩双季稻的纯收入只有600元左右。虽然粮价涨了,但是农民并未从中获利,因为化肥、农药等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得更快。

  汨罗市三江乡金桥村村民方小平给本报记者算了一笔细账,去年,种一亩水稻双季收成大约在1300斤左右,全年收入在1400元左右。但是由于种子、肥料、农药以及收割费用等大幅涨价,种一亩水稻的成本大约要花费650元左右,纯收入只有700多元,然而,从犁地到播种、管理、收割,种一亩水稻一年需要12个左右的人工,一天收入不到60元。与目前社会的人工工资相比,存在非常大的差距。

  据方小平介绍,由于种粮存在不确定性因素,而且收入低,因此村里稍微强壮一些的劳力,都出外打工去了,水田或者以低价包给了别人,或者干脆种单季水稻。

  在河南,同样的故事也在演绎。虽然今年旱情严重,但是对农民来说,这是偶然的,更让人担心的,是长期以来种植小麦的成本太高,而小麦价格太低。

  魏志强向记者介绍说,一亩小麦从冬种到收割,不计人工成本,单单施肥、农药、翻地、收割成本就要415元。“一般一亩小麦产900~1000斤左右,按照现在的小麦价格,一亩地的收入是800元,不计算人工成本,农民种植一亩小麦大概能赚385元。”

  魏志强家里有4亩地,全部种上小麦,一年的收入也就1540元,还不如出去打工一个月赚的钱多。记者在鹿邑县新建的工业园区里看到,十几家工厂已经相继落成,许多工厂的门前贴着月薪1500~2000元的招聘启事。前几年一直在广东打工的鹿邑县玄武镇朱晓军说:“从秋天开始干,一直到第二年的夏天,少说也能赚上1万多元,种地种得再好也就一两千块钱。”

  耕地情况

  耕地缩水 部分田地荒废

  由于种粮不如打工,在一些城郊和灌溉较为困难的地区,甚至出现大片荒废的耕地。

  水利废弛灌溉不便

  正月初五,本报记者来到了湖南湘阴县城郊文星镇望滨村,收割过的水稻田和乱草齐腰高的蒿草地相接相连,据当地村民丁义成介绍,此前,这些蒿草地全部是水稻田,但是由于灌溉不方便,村里又没有统一的管理,村民觉得种地不如打工,稻田干脆弃之不管。即使是一些还在耕种的稻田,不少也由此前的双季稻改成种一季稻了,不少家庭种田纯粹为了满足自家的口粮。

  现年80多岁的丁伯是以前望滨村二组的老队长,据其介绍,由于该村耕地灌溉需要抽一个小时的水,费用大约35元左右,以前,由于村里统一管理,因此家家户户分摊下来后,成本较低,现在由于村里有的种地,有的不种地,难以统一组织起来抽水,单家单户去抽水,成本非常高。据丁义成介绍,将水从河里引至田里,光是填满一路的沟渠,就需要500元左右。

  汨罗市川山坪镇芭蕉村村民李义皇也介绍称,该村大概有10%~20%的耕地被荒废了,因为用来灌溉的渠道长年失修,而村里农民种粮积极性不高,组织不起人力来统一疏通。

  湖南省农业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湖南产粮最大的问题之一还是青壮年劳力的流失。与外出打工两三千元一个月收入相比,在家种地的收入明显远远不及,不少青壮年劳力不愿意在家种地,田地荒废的现象时有发生。

  建新房占用部分耕地

  城镇化建设带来的耕地缩减,也影响了粮食生产。

  汨罗市三江乡金桥村有数百亩良田。在上世纪80~90年代,由于国家出台了保护耕地的政策,不允许在水稻田里盖房子,但最近几年,由于政策有所放松,新建的房子十有八九建在了耕地上。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,最近十几年建房占用的耕地,全村大约有50~60亩左右,有的住户,一家4口,责任田总共只有4亩多地,建房便占去一亩。

  据湖南省农业厅官员介绍,湖南目前有5000多万亩耕地,每年双季播种面积达到7900万亩。目前,耕地面积正在以每年10多万亩的速度“缩水”。城区的扩张、各项基本建设对于耕地的挤占非常明显。

来源: 大洋网-广州日报